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dingdiann.cn) > 其他小说 > 名相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章 无解之结
    “你还好么?”周若成试探性的问道,毕竟现在人家姑娘现在冷着一张脸,没有和自己说话的意思。

    这次事件的结果和经过可以说周若成在某种意义上“出卖”了宁雨琦,让宁雨琦成为了这个故事里唯一的一个笑柄,虽然现在确实没有人笑她,周若成也没有打算怎么样他的意思,不过以周若成自己的想法来说,要是都倒了这个份上了她都不对自己表示些什么的话。。。那才叫叫做奇怪呢。

    宁雨琦鼻子抽了一下,有些幽怨的看了周若成一眼,因为鼻子不通所以说出来的话有些闷“事到如今您还来找我做什么?”

    看来是闹变扭了,不过也难怪,毕竟周若成自己也确实做了对不起宁雨琦的地方,虽然是出于好心,但是也是一种伤害不是么?

    “那个,首先呢还是要和你说一声对不起,其实这事情也发生的很突然,是你二舅今天在告诉我的,所以准备的有些仓促,不过结局总归是好的。。哈哈。。”周若成说完了之后就有些后悔了,这些话和宁雨琦说有什么意义呢?这不就是在人家的伤口上撒盐么?

    宁雨琦依然没有说话,靠着墙缓缓的坐了下来,两只胳膊环抱着膝盖,呆呆的看着前方。

    “如果说是因为我的原因让你生气的话,我在这里给你慎重的道歉,也希望你能原谅。”周若成向宁雨琦深深的鞠了个躬。

    “如果说道歉有用的话那还要捕快有什么用?”宁雨琦说出了这句经典的话来。

    “额。。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吧。。。其实我觉得今天的事情只是在你的人生路上一个小小的挫折而已,你还有很多路要走呢,要不我带去你找算命师傅?然他帮你看看你的感情线到底是怎么样的?”周若成开始哄起宁雨琦来。

    “还是不需要周老师费心了,我应该和你说了很多次了,二舅对我来说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您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宁雨琦抽搭着回答道。

    “我也只是想告诉你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周若成又说道。

    “二舅对我的意义到底有多重大!我从小就喜欢着他,爱慕着他!为了他我甚至可以牺牲一切对我来说重要的事情,甚至很多时候做梦都梦到和二舅在一起,走上婚礼的殿堂,穿着婚纱。。。着一切的一切。。。”宁雨琦又开始抽打起来“从一开始。。就只是一个梦而已啊。。”

    宁雨琦埋下头开始哭起来,发出了呜咽声。

    着时候花姒瑾和kitty这才从楼下走上来,然后就看见了蹲在一边嚎啕大哭的宁雨琦。

    “诶呦,宝贝怎么了这是?!”kitty赶紧上去安抚道。

    “怎么回事?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周若成!你是不是又欺负她了?!”花姒瑾瞪着周若成就开始施压。

    周若成也是捏了捏自己的鼻梁中间的穴道,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这件事和你们没关系,都给我回到房间里去。”

    “可是琦琦她。。”kitty还想说什么。

    “我说了给我到房间里去!宁雨琦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周若成板起脸来,看着两个人道。

    kitty也是第一次看见周若成发火,顿时就被吓着了,花姒瑾赶紧拉着kitty走进了房间里。

    这下又之剩下周若成和宁雨琦了,也是因为周若成刚才的一个小爆发,宁雨琦的哭泣声也笑了一些。

    “宁雨琦,你和我来。”周若成看着宁雨琦一脸严肃的说道。

    宁雨琦继续抽噎着,不过还是缓缓的站了起来。

    周若成在前面率先上了楼,走几步就回头确认一下宁雨琦是不是还跟在自己的身后。

    宁雨琦倒是也听话的跟在周若成后面,但是眼睛里始终带着一股不可名状的悲伤,眼角挂着眼泪,似乎什么时候都能宣泄出来似的。

    周若成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拉开门就这么抵着门,然后对宁雨琦扬了扬脖子,示意让她进去。

    宁雨琦也乖乖的走了进去。

    周若成打开灯,然后带着宁雨琦走进了自己的书房。

    虽然周若成一直都是一种懒散的性子,但是他书房里的藏书还是很多的,毕竟有着看闲书这个爱好,不管是借阅的还是买的书都密密麻麻的放在这些书架上。

    “你找个地方随便坐吧。”周若成走到了书架前似乎在查找着什么。

    宁雨琦就找了个位置坐下,两眼无神的看着周围的陈设。

    周若成翻找了一会儿,然后就找到了一本看起来像是杂志的刊物,翻找了一下就找到了一篇文章,放倒了宁雨琦的面前“这篇文章你看一下。”

    宁雨琦斜了刊物一眼,似乎没有打算阅读的意思,也不回答。

    “你要是不看的话那我就读给你听!”周若成接过了刊物,开始自己阅读起来。

    以下是周若成阅读的内容:

    无解

    我的生活一直不是很走运的人,现在的年纪还是在一家不是很出名的杂志社工作,写一些稿子赚钱。

    千篇一律

    的生活真的受够了,但是我还是没办法挣脱这些,我没有放下的勇气,我还是在和我的房租和微薄的稿费之间纠结。

    我想,这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和我一样无用的人了。

    那天清晨,我从我的公寓出来,天空下着小雨,朦朦胧胧的还透着一股寒意。我裹了裹自己的大衣,匆匆的向我的杂志社赶去。

    “号外号外,大罪犯尼古拉斯赵四被抓住了!昨天正式被处于绞刑!号外号外!”在街头的报童举着手中的报纸大喊着。

    我确实不是对一个国家大事着迷的人,但是世是关心点还是相当有必要的。

    “来一份。”我摸了半天没有摸出一个便士,所以只好给报童一法郎。报纸上写的时几十年的惯犯尼古拉斯赵四被抓住了,他逍遥法外了几十年,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有很有名气,杀人敲诈勒索无所不做,而且还是个十足的变态。不过还好,现在他真的被抓住了,报纸上还印刷出了他昨天被绞死的画面,真是大快人心。可就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却发现在我身边的报童早就不见了,而且他根本就没找我钱!这下好了,本来的好心情顿时一落千丈,真见鬼。

    杂志社还没有开门,我打算在附近的小公园坐坐,拿着我花了一法郎买的报纸……

    我就在这个时候看见了她,她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没有穿外套,雨水打湿了她的发梢,她蜷缩在那里,感觉特别的孤独。

    我是抱着关心去的,没错!就只时这样。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我推了推她。

    她的长睫毛颤了颤,然后慢慢的睁开,无力的看了我,然后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喷嚏。她抖了抖身子,脸色很苍白,看起来十分的无助。

    “您怎么了小姐,有我什么可以效劳的么?”我劲量展现出我的绅士风度。

    “今天几号了。”她说。“

    今天二十一号,小姐。”

    “可以给我看一下报纸么。”她说。

    “当然愿意。”看完报纸后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但是还是最后还是坐下了,她好像很虚弱,还在喘息。

    “要不要我给你弄点食物小姐?”我问。

    “不用,我喝酒,现在肚子不是很舒服。”

    “您怎么了小姐。”我问。

    “我的工作了。”她垂下头,她失落的样子真的好看

    那还真是个可怜的故事。随着我狗仔的本性我还是打算问问为什么。她指了指手里的报纸,“我在这里当狱卒。”

    哦天哪,这么美丽的小姐为什么回去当这种职业?

    “想知道为什么么?”她牵强的笑了笑。“我杀了尼古拉斯赵四。”她没等我回答就说了。

    有故事,由于我的职业习惯,我还是把她把故事讲完了。

    在等待受刑的房间里,尼古拉斯赵四完全没有死前的恐慌,还是贱兮兮的调侃这边上的狱卒们。虽然十几年前他臭名昭著,现在也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大胡子邋遢的还露出好几颗金牙,两只褐色的眼睛里透露出奇怪的目光。

    “姑娘,没想到这里还有你这种漂亮的女人,要是可以我真希望和你来一发。”他直勾勾的看着她。

    当然没有人会去理财他。

    “知道么,我这辈子杀了不少人,我最喜欢就是看见他们临死前对于生命的渴望而漏露出的丑恶嘴脸了,他们会背叛朋友,情人甚至自己的父母,很有意思对不对?”尼古拉斯赵四大鼻子喘着粗气,笑的无比的欢乐。

    真是个变态,我这么评价他。

    “但是这么多人里我还是有些有意思的事情的,有次我抓住了三个人,他们时祖孙三代,一个年迈的祖父,中年的爸爸和一个年幼的女儿。我对他们说只要他们选出一个人死,其他两个我就放了。”

    这真是个让人沉默的选择,不管选择了谁都是个不人道的结果。

    “你就杀了我吧,我活的够久了,但是我的儿子和孙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请你放了他们。”祖父说。

    “不可以啊父亲,你可是家里的顶梁柱啊,你死了,我们家族的产业怎么办?”而父亲却没这么想“先生,我们家虽然也不富裕,但是也算时有点资本,要不我把这些都给你,求你放了我们,要不,你就选我女儿吧,放了我的父亲。”

    而小女孩什么都不懂,就知道哭泣。

    “你个贱种!你怎么可以出卖自己的家族和你的亲身女儿!你真是个魔鬼!”祖父气愤的说。

    “父亲,产业没了我们可以继续挣,女儿没了我们可以生,但是您的命比什么都重要啊!”

    “闭嘴!我就没你这个儿子。”我也狠狠的鄙视了这个父亲一把,但是我更好奇到底最后谁死了?

    “我把他们全杀了!”尼古莱斯笑着回答,他的大胡子甚至在欢快的飞舞着。

    真是个变态,我这么想道。

    “我拿起枪,把他杀了。”她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我就被解雇了。”

    “这不公平!”我表示很气愤“你杀的时个罪犯!你因该得到嘉

    奖!”

    “就算时罪犯也要有法律,我犯了法就要受到惩罚。”她靠在长椅上,无力的说。

    “可他是个罪犯!无恶不作的罪犯!他已经没有良知了!”我还是在为她发表不公。

    “要是他没有良知,那我为什么还活着?”她说。

    我愣住了这到底什么意思。

    “那天我哭累了睡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在一家修道院门前,身边还有两袋金币。那天开始我就开始用功读书,最后我到了监狱工作,就为了等到他入狱的那一天,我等到了,我也做到了,我杀了他,我报了仇,但是我也犯了法……他确实是个无恶不作的家伙,而且还很会说谎,可他确实放了我,但是他也杀害了我的祖父和父亲”她无力的靠在椅子背上,周围一地的酒瓶,看来她昨天喝的很凶。“所以你也不需要为我申明什么,我确实犯了错,这是我应得的。”她又睡了过去,脸色还是那么的苍白。

    小雨没有停息的意思,我把大衣盖在她身上,然后走出了公园。其实这世界上有很多倒霉的问题存在,但是很多时候,这些问题没有解。

    故事读完了,周若成放下了手里的刊物,然后看着宁雨琦“有什么感想没有?”

    宁雨琦依旧没有回答周若成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

    “着个故事表达的内容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很多事情其实都没有一个满意的答案的,你不能奢求每个故事都是完美的结局。”周若成又说道。

    “不,故事的结局很完美, 只是我因为自己的奢望而变成了悲剧而已,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而我只是作为一个喜剧元素而存在的角色而已!有我在才能让这个看起来平庸的故事显得有那么一丝的起伏!”宁雨琦大声的回答道。

    “宁雨琦,你这样我都忍不住要打你了!”周若成咬着牙看着宁雨琦大声的说道。

    “你打啊!反正我现在都无所谓了!你打死我好了!”宁雨琦大声的回答道。

    周若成看着宁雨琦有些气不过,于是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一个电话“喂?郭星宇么?你这傻侄女在我这里发神经呢,你赶紧过来处理一下!我受不了了! ”

    宁雨琦一听周若成说话的内容顿时就着急了,上前来爱夺周若成的手机。

    两个人撕扯在了一起,最后宁雨琦终于从周若成的手里夺过了电话,“喂?二舅!没什么,周老师和你说着玩呢!没事儿我。。”

    但是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琦琦。。你是不是表白失败了。”

    宁雨琦也愣住了,因为周若成打给的不是郭星宇,而是宁雨琦的母亲。

    “我。。。”宁雨琦顿时就语塞了。神情再一次变得扭曲了起来。

    “没事的,妈妈也知道是这个结果,但是很多时候啊,只有失败了才知道错误,只有受伤了才知道疼痛不是么?”宁雨琦妈妈安慰道。

    宁雨琦的眼泪再一次的流了下来“嗯。。。”

    “我想周老师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一直的纵容你的任性,好了,现在把电话还给老师,妈妈要和老师说几句。”宁雨琦妈妈说道。

    宁雨琦把电话还给了周若成。

    “对不起啊周老师,今天的事情也劳烦你破费和费心了。”宁雨琦妈妈抱歉的说道。

    “没事,毕竟我也有错,有些事情其实应该当面的说清楚来的好一些,那样雨琦才能知难而退啊。”周若成回答。

    “要这么说的话我们也有错,因为老郭家低调的缘故所以也没黑雨琦说他二舅未婚妻是公主的事情。。。”宁雨琦妈妈也说到。

    “事情也都已经这样了我们再怎么说也是徒劳的,只能让雨琦自己走出来。”周若成说道。

    “所以说不好意思啊,雨琦还在您家么?要不要我派人来接?”宁雨琦妈妈问道。

    “不用了,以雨琦现在的状态还是让她一个人静一静来的好一些,我们家客房也多,要么就让她在我们家住一晚上冷静一下吧。”周若成提议道。

    “诶呦,着怎么好意思呢?”宁雨琦妈妈也是推脱了起来。

    “您还是给我一个补救的机会吧,要不然我也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也有我不对的地方。”周若成直接央求起来。

    宁雨琦妈妈也是拗不过周若成“好吧好吧,那么我们家雨琦也就麻烦我们周老师了,还请您多开导开导她,女孩子家家的要走的路也很长的,可不能一蹶不振啊。”

    “好的好的,我一定会好好的和她谈谈的。”周若成一脸微笑的说道。

    “那么就不打扰您了周老师。”宁雨琦妈妈说道。

    “我这边才是,打扰您了宁妈妈。”周若成说完就挂了电话,转头看向宁雨琦。

    宁雨琦现在坐在椅子上看着周若成。

    “现在冷静下来了没有?”周若成问道。

    宁雨琦依旧没有说话,不过看来比刚才平复不少了。

    周若成找了把椅子在宁雨琦面前坐下“那么接下来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