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dingdiann.cn) > 修真小说 > 剑气长存 > 章节目录 第一二八章
    顾阳看着重新长好的双手,心下一横,抛下所有的法宝,纵身一跃,跳入地狱烈火当中,而后便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地狱的烈火,几乎吞噬了顾阳的全部,只有那双眼留存了下来,顾阳看着自己在烈火之中,熊熊燃烧,碎裂的骨骼不断的重新生成,肌肉也不断的重新诞生。

    燃烧了许久,直到顾阳完全的身体再也燃不起一丝火焰,而顾阳也彻底失去了意识。

    迷蒙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顾阳再度醒过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火红之色,他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亦是一片火红。他注意到,自己竟是躺在地狱烈火之中沉睡不知多久。

    “我的身体……”顾阳握拳,感觉身体里的灵气,十分强力的流动着,而自己肉身的力量,也不知道增强了多少倍。他缓缓的在烈火之中站起,感觉如同在温水之中泡澡一样舒服。

    “果然一切如我所料。”顾阳满意的看着自己重新生成的身躯。

    “你差点吓死我,下次做疯狂的事之前,先提醒我一下好么?”剑灵也几乎同一时刻苏醒了。

    “我知道了。”顾阳应声之后,回想逆鳞神火的用法,催动自身灵气,在他催动灵气之时,地狱之火似乎都有感应,燃烧的火苗,亦都向顾阳这边靠拢。

    “逆鳞神火!”顾阳有了气感之后,立即对着天空,施展出逆鳞神火,便见他吐出的灵气遇风之后,霎时之间,化为奔腾的烈焰,顺着大地的缝隙,直上天空。

    “我靠,飞出去了,早知道就不用那么快了!”顾阳眼见自己吐出的逆鳞神火连个影子都看不见,有点后悔自己用的太猛。他站在地狱之火之中,使用出逆鳞神火后,完全没有累的感觉,索性对着上面,又连续喷了几口,以他的眼力,观察那神火的威力。黑鳞的妖火,可以烧掉除了石头以外的一切东西,但那妖火燃烧的速度只比凡火快那么一些,这逆鳞神火向上喷发的时候,即便遇见石头,也是瞬间将其烧尽,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神火向上。

    “好强!”顾阳知道这样强力的神火意味着什么。而就在他吞吐了几次后,整个地下世界,都颤抖起来,上面的石头不断掉落下来。

    “我靠!”顾阳知道这里可能要塌了,他将已经几乎不能再充能的神火珠收起,丢进如意袋中,而后带上自己全部的家当,向上狂奔。

    再度脱胎换骨的顾阳,感觉到了自己这副新的肉身的强大之处,他不用任何灵气,便可以一纵数十丈,而上面掉落石头的时候,即便是千斤的大石,他只要随意一拳,便可将大石打的粉碎。开始他还是用跑的,后面干脆就是一路向上飞纵,踏着一块一块落下的大石,向上奔驰。

    龙牙谷内,各派的的弟子都在不同的幻境之中,要么和自己心魔作战,要么是在幻境之中,和别派的弟子争夺宝器法宝。而这些各门各派引路的师长,此时都被招待到了紫气峰之上。

    紫气峰院主枯灯老人,在紫气峰的紫气殿之中,招待各路仙友,除了探讨修为之道之外,免不了的就是互相吹捧,互相吹嘘对方有多么多么的厉害。总而言之,是一片和谐的景象。忽然之间,整个紫气峰似乎颤抖了一下,而后连续几下,如同地动了一般。

    “嗯……”居中而坐的枯灯老人,眉头一皱,沉着的对门口的弟子道:“云和,云翅,去龙牙谷附近看看,是怎么回事。”枯灯老人如今是整个明玉坛来说,修为最高的人,那不寻常的地动,他很快就感知出,是来自龙牙谷附近。

    “是!”两个弟子领命而去,而诸多仙门之人,则是互相窃窃私语。他们来明玉坛不是一次了,可是哪一次都不像这次一样,事情发生的如此的多。之前无意峰上发现近乎妖王的妖兽,他们也早就清楚了。那一会便是如此的剧烈震动,这些不同仙门的人,心中都纷纷猜测,是不是又有妖王出现了。

    没过半柱香的功夫,那两个弟子御风而归。

    “怎么回事?”枯灯老人慢声问道。

    就听云和禀告道:“弟子与师弟一同去探查,发觉好像噬灵结界有所松动,不过弟子等观察了一阵,似乎又自我修复了。”

    “噬灵结界松动!”这样一句话带来的震动,比结界本身的震动更大。诸多仙门之人,议论更甚。原因很简单,明玉坛创立之后,广明真人因封印应龙黑螭而死,死之前布下噬灵结界,为的就是防备其他人闯入封印之地,解救应龙黑螭出去。寻常结界,时过境迁可能会有松动,而广明真人布置的这个结界,却完全不同,数万年来,明玉坛的宗主不知道换了多少,可是噬灵结界从未有过松动。更别说似今天这样如此的震动了。

    “你们没看错吧,噬灵结界怎么可能松动!”

    “是不是有人入侵?不过噬

    灵结界连沧海境修为的人都一样可以吞噬,这不可能啊……“

    ……

    各路仙人,或是不信,或是觉得不可思议。

    “云和,云翅,你们说的是真的么?"枯灯老人其实也不相信,故而如此问道。

    “弟子不敢说谎。”云和云翅一同叩首道。

    “嗯……”枯灯老人从门下弟子手中接过拐杖,站了起来,道:“诸位仙友,同修,你们若有兴趣,可于我同去噬灵结界之外,去看上一看。”说罢,他径直出门,其他各门的仙人,皆怀着好奇之心,跟随枯灯老人一同御风赶往噬灵结界之外。

    噬灵结界其实就是龙牙谷之外众多结界的统称。枯灯老人带着各门各派的仙人,来到噬灵结界的上空,俯瞰下面的结界。只能看见一个巨大的如同乌云一样的漩涡在缓慢的旋转。以枯灯老人对噬灵结界的了解,他知道漩涡的这个旋转速度,是比平时要慢一些的,虽然慢的速度寻常人很难察觉。但他也注意到,漩涡的速度在逐渐增幅,证明它的确是在自我修复。

    是什么人,能让噬灵结界的产生松动,这几乎是在场所有仙人都迷惑的地方。

    “师伯,会不会是同尘峰的那位……”枯灯老人身边跟着的白龙峰院主白毅,悄声对枯灯老人说道。

    枯灯老人沉思不语。白毅见此,道:“只要师伯您老人家一句话,我立即带着雷部三十六罡卫,把她抓来!”

    “你要抓谁啊!”一声近乎娇媚的声音传来,极远处飞来一人,一身红衣,满头珠玉,眉目之间,尽露妩媚之资。不是同尘峰院主玉冰尘是谁?

    “见过师伯。”看到枯灯老人,玉冰尘还是盈盈一礼,尽显风流妩媚。而后转目对白毅道:“白毅,你好歹也是个院主,求求你也有点出息,别整天只想着如何拍马屁,如何挑拨离间。也好好修炼修炼,你知道么,你的修为都快比外院的三位师弟低了,似你这般,还顶着个内院院主的头衔,我身为内院院主,都觉得脸上发烫。”

    内院十大院主当中,的确白毅的修为最低,只有沧海境二重。他为人比较圆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工于心计少于修炼。这是明玉坛当中的人都清楚的事,只不过没人会揭他的短。胆敢在这么多仙门中人面前,直接揭他的短的,似乎也只有玉冰尘了。

    纵然白毅修为不浅,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揭短,而且是天下闻名的女魔头玉冰尘揭他的短,他当然不能忍。恼怒道:“玉冰尘,你早已不是我明玉坛的弟子,同尘峰也早就不是明玉坛的一部分了,这里没你说话的资格。”

    “是么,那你有本事,把它搬走啊!”玉冰尘掩口笑道。

    “你……”白毅愤怒异常,却不敢真的上去和玉冰尘打,因为他清楚玉冰尘的修为早就到了沧海境五重,凭他根本不是玉冰尘的对手。

    见他不敢说话,玉冰尘道:“白毅,我告诉你,你不是一直自诩门下什么雷部三十六罡卫如何如何厉害,如何天下无敌么。你想和我打,可以带上他们一起。让你们一手一脚!你敢么?”

    “好了,别吵了!”枯灯老人出面打圆场,白毅只好收敛。而玉冰尘则来到枯灯老人旁边,似是撒娇一般道:“师伯,我听人说噬灵结界松动了,所以过来看看热闹的。”

    “知道了。”枯灯老人摇了摇头,俨然他对玉冰尘也没什么好印象。其他仙门的人,其实也早就久闻玉冰尘的大名,自然也没人敢过来理睬她。

    枯灯老人看了许久,也没看出来那结界究竟是怎么松动的。倏然,就见枯灯老人飞离人群,催动灵气,灵气在单手无限聚集,霎时间,手腕之间,已有风雷之声。强大的灵气,卷起他的白发与长眉,纵然离着极远,那些各门各派的仙人,也能感受到枯灯老人手中那灵气的压力。那灵气幻化风雷,不过瞬息间,就将枯灯老人包围。一声闷响后,就见眼前竟然出现了八个枯灯老人,手中各执风雷,围成了一个圆形。每一个枯灯老人都在使用不同的仙法。

    “好强!”诸多仙人一同赞叹。这些人一直以来,都听说明玉坛高手辈出,而在诸多高手之中,以枯灯老人为尊,因他已经到了众人难以企及的沧海境九重,但他们都没见过枯灯老人出手,即便是像白毅、玉冰尘、巫炼这种明玉坛的老人儿,也几乎都没见过枯灯老人亲自出手。

    除了赞叹枯灯老人的幻化之术和仙法之强,众人也在猜测枯灯老人究竟要用什么厉害的技法。而那边枯灯老人已经准备完毕,就见围成一个圆的枯灯老人们脚下的灵气彼此相连,在空中结成一个奇怪的符号,那个圆圈之中,灵气骤生,霎时间,就见一个圆圈之中,似是吹出了一个气泡一般的灵气幻化的光球。

    “好强的灵气!”诸多仙人都感受的到,那灵

    气幻化的光球,虽然很大,但是灵压极高,密度十分的大,更奇妙的是,那灵气球飞出去之后,越来越快,但密度却似乎丝毫未减,似乎是在飞行之时,吸纳了周遭的灵气,而那灵气球飞向的地方,正是噬灵结界的所在。第一个灵气球还未到达,第二个已经生成,如此这般,如同连珠一样,一口气十八发灵气球连发。在天空之中,如同一条珍珠链一般。

    各门各派的仙人表面上已是掩饰不住的佩服,而心里更是早就给跪了,似这样的灵气球,随便一个,打在他们身上,估计瞬间就可以把他们打成齑粉。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技法的名堂,但围观的巫炼却识得。

    “这是明玉坛失传已久的正八风雷阵,需要八人同用,枯灯师伯一人就可以完成此阵……”一向脾气暴躁,心高气傲的巫炼,心中也不由的暗暗佩服枯灯老人实力高强,不愧是明玉坛当中现存资格最老的人。

    就在众多仙人佩服枯灯老人的时候,马上就出现了令他们惊讶的一幕,就见那灵气球一个接着一个砸进噬灵结界,可一个一个碰到那漩涡的时候,都消失了。石头丢进水里,好歹还有一个响声。这么大的灵气球砸进去,却连一点响动都没。惊的在场仙人,面面相觑,个个如同见了鬼一样。

    枯灯老人施展了正八风雷阵,却被噬灵结界瞬间吞噬,化为乌有。收功的枯灯老人,返回人前,慢条斯理的说道:“噬灵结界,强悍无比,世间诸法,皆无法正面将其攻破。如今他出现松动,那可能只有一种。”枯灯老人看着诸多仙人,吐出了最后几个字:“有人在内部,破坏噬灵结界!”

    一句话,众多仙门之人,议论纷纷,立即就有人出来道:“这不可能,能进入噬灵法阵的人,全是灵溪境以下的人,凭借他们那点修为,根本不可能对噬灵结界造成破坏,一百个,一千个也没用!”

    “对啊,噬灵结界如此的强大,怎么可能那么脆弱。若是如此脆弱,早就没了不是么?”

    巫炼似是明白了枯灯老人的话,他站出来道:“明玉坛从来都将龙牙谷视为是仙界的共同财产,并不敢据为己有。可为何还是有人要除此下策,派人进入龙牙谷内破坏呢?”

    “巫炼!你的意思是,我们这些门派当中,有人蓄意进去破坏么?可是灵溪境以下的人,怎么个破坏法,你要讲清楚!”

    巫炼闻言,眼睛一瞥,道:“的确噬灵结界之下,只有灵溪境的人可以进入这个结界,但限制人的修为,却没有限制法宝的修为,不排除修为低的人,手执门派的高级法宝,来此破坏。”

    巫炼如此的说辞,立即激起千层浪,寻常人被人怀疑,名誉受损,尚且愤怒,何况这些已经是明动天下的修行者,对自己的名誉更是爱惜,被人怀疑做贼,如何能忍。

    “巫炼,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凡事要有证据,没有证据如何信口胡说!”

    ……

    一个名唤砚师的仙人,并非是明玉坛之人,但和巫炼私交不错,站出来道:“巫兄,我想是不是误会了,要知道毁了这噬灵结界的话,对各门派都没什么好处,毁坏噬灵结界目的又是什么呢?”

    巫炼看是砚师说话,才出声回道:“各位也看到了这噬灵结界的正面有多么的强大,如果想要毁坏这结界,唯有从内部攻击这一种手段,除此之外,不可能有别的可能。”

    听闻此话,那名叫砚师的仙人,想了想,忽然问道:“如此说,巫兄或是明玉坛中人,有人已经知道那龙牙谷内的真容了?试问又有哪个人,能在灵溪境以下时,闯破那龙牙谷内,不知道多少重的幻境,看到龙牙谷真正的真容呢?”

    “这……”巫炼心说自己当年参加试炼的时候,也不过是闯过了七八重幻境而已,最终一重幻境,他一直以为那就是龙牙谷的真实,可到最后他才发觉,那不过也是幻境。他想了想,道:“砚兄,难道你想说……”巫炼猜到了砚师要说什么。

    “没错。”砚师点点头。

    巫炼摇头,道:“这怎么可能,古往今来,来来往往,不知道多少人参加过这个试炼。可无一人真的见过那传说中的应龙封印。”

    砚师道:“过去没有,不代表现在没有,也不代表未来没有。世事无绝对,没准你我有幸能见证第一个闯破重重幻境,见到龙牙谷真容的人呢?有人进入真实的龙牙谷内,噬灵结界有所震动,恐怕也不足为奇吧。”

    “这……”巫炼觉得不可思议,回头看向枯灯老人,枯灯老人只是捻须,却不说话。而其他各门各派的仙人,虽然都觉得砚师的话有点不靠谱。但砚师在仙道之中,素有智者之名,他说的话,未必没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