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dingdiann.cn) > 其他小说 > 猎杀者游戏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二章:真实身份险被发现
    吴玉凤坐在椅子上,睡得那是鼾声四起,直到夜间值班护士案列查房,在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吴玉凤才猛地受惊而醒。

    “怎么了怎么了?”

    吴玉凤在听到病房的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双眼朦胧惊慌失措。

    甚至在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开门的情况下,下意识地就摸索着刚才用于削苹果的水果刀。

    “哇!你干嘛?”

    推开病房房门的护士看到头发蓬乱的吴玉凤,双手紧握水果刀,竖在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面前,吓得当即一个激灵。

    “啊……护士,你、你要干嘛?”

    吴玉凤刚醒,睡意正盛,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架势造型多么骇人。

    “我干嘛?”护士有点气愤道,但是一眼便看出,吴玉凤这是睡觉睡蒙了的表现,两眼惺忪,油光满面的。

    “你是要干嘛?诶,我说现在怎么什么人都有啊?我们医院大方地留下你们,怎么?这就是你感激我们的做法?”

    护士面对手持利器的吴玉凤,毫无胆怯之意。

    好巧不巧,钟浩此刻正好闲得无聊,打开电视机,观看夜间新闻。

    刚打开电视机,各大频道的新闻上,都大肆报道着在天海市发出的通缉犯名单,以及名单对应的通缉犯的照片,其中还就有吴玉凤。

    而这一幕,恰恰又被护士真真切切地看在眼里。

    吴玉凤心说不妙,看着此刻双眼正直视着电视机的护士,大脑陷入一片混乱。

    怎么办?看样子这里没法待了,而且,现在可能就算他们想要离开,都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能够逃掉。

    钟浩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一打开电视机就中个一等奖,一眼便看出了电视上通缉犯的照片中,就有现在与自己在一起的吴玉凤。

    钟浩还算激灵,在发现吴玉凤的照片出现在电视机上的同时,立刻切换了一个频道,原本以为可以就此蒙混过去,可是谁都没有想到,钟浩切换的频道上,还是在播报着有关天海市的杀人新闻。

    “哎呀我次奥!”

    钟浩也是相当尴尬。

    “我说,现在的人也太疯狂了,居然敢在天海市的市中心,随意杀人,而且还一下子死了三人,不仅如此,还听说公安局刑警队的大队长,被人给砍了一条胳膊。”

    护士看着电视机中正在播报的新闻,连连咂嘴。

    “最近这段时间,在杀人犯没有抓到之前,恐怕整个天海市,都要人心惶惶咯!”

    新闻正好播报结束,护士连连摇头。

    “你还不把刀子给我放下?你也想当杀人犯?”

    护士看到新闻都播报结束了,吴玉凤还拿着个刀子站在自己面前,如果不是吴玉凤的长相与电视上发布出来的杀人犯没有一人相似,恐怕护士真的会去报警。

    “不,不,不是……”

    吴玉凤没想到护士在看到电视机上通缉犯的照片之后,居然没有发现身为通缉犯的自己也身在其中,顿时有些疑惑,但还是立刻将刀子扔到地上。

    “切……”

    护士不屑的看了一眼酷似疯婆子的吴玉凤,翻了个白眼。

    “那个,护

    士,难道你就没有感觉有什么……嗯?”

    吴玉凤想要试探一下护士,想要确定护士真的没有从电视机中认出自己。

    如果此时护士的冷静都是装出来的,那么在她离开这间病房之后,肯定会立刻去报警,到时候,恐怕自己跟钟浩两人真的就想逃也逃不掉了。

    “什么?”

    护士不解道。

    “没事儿,没事儿,你给我让开,别打扰护士姐姐为我看病。”

    钟浩立刻岔开话题。

    护士很快的为钟浩做了例查之后,便转身离开病房。

    “两个神经病!”

    护士在离开房间即将带上房门的时候,随后骂道。

    “砰”的一声,房门便被关了起来,似乎护士有意的想要让钟浩吴玉凤听到自己的怨骂。

    “你刚才干嘛?要是她知道我就是电视机上的杀人犯,出去报警的话,那我不就死定了?”

    吴玉凤表面淡定的目送护士离开房间,但是心里却依然焦急万分。

    她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被护士给认出来。

    “你去照照镜子。”钟浩表情有些无奈。

    “干什么?”吴玉凤完全知道钟浩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跟电视上发布出来嫌犯的照片相似了?电视里怎么看都是个打扮的花里胡哨的浪.女,而你看看现在的自己,睡了一觉之后蓬头垢面的,之前原有的一点小清新都彻底消失不见,怎么看,都跟电视里的杀人嫌疑犯不是同一人,ok?”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钟浩真不敢相信,这一个女人前后可以有三张不同的面孔。

    就算如此,也不能确保护士没有认出吴玉凤,直到经过半个小时令人窒息的等待之后,发现医院依然没有任何动静,这时吴玉凤那可悬着的心,才稍微放下了一些。

    期间,吴玉凤没有与钟浩有任何交流。

    之后,吴玉凤一个人,静静地走进病房的洗手间,打开灯,面对镜子,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现在的样子。

    钟浩也将电视机关上,以免有其他人员进入病房,看到电视机上的报道之后,真的认出吴玉凤。

    就在电视彻底息屏之后,钟浩听见洗手间内,接连传出吴玉凤的笑声。

    看着镜子中卸完妆后的自己,吴玉凤想起了死去的郑煌,至今她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么一个性情残暴的玩家居然会在最后的关头选择就自己。

    如果可以的,吴玉凤真的想要亲口问问郑煌,可是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

    “啊……”

    李天然在将双氧水倒在张权身上同时,张权忍不住剧烈的疼痛,当场吼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还好吗?”

    李天然没想到张权居然会有如此大的反应,还以为是自己下手重了,便急忙道歉。

    张权疼的冷汗直冒,死死地攥着拳头,脸色泛白,双唇发紫,紧紧地咬着牙,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双氧水在侵蚀着伤口细菌的同时,疼痛使他浑身发麻。

    “怎么样?撑得住吗?”

    李天然停止了手上的治疗。

    “你、别停、别停。”张权没想到李天然居然因为自己一生嘶吼便停止了为自己处理伤口,便催促道。

    “可是……”李天然有些犹豫,双手有些微颤。

    “老子刚要被疼痛麻痹知觉,你就给我收手了,那我……那我岂不是白疼了?”

    此时,张权就连吐出的呼吸,都带着丝丝寒意。

    “我刚才看你都快撑不住了,所以……”李天然连忙解释。

    “别废话,快点,继续。”

    张权比起之前,现在显然变得有些暴躁。

    可李天然并没有责怪张权,反而却很能理解,张权只不过是想要快刀斩乱麻,既然无可避免疼痛,所以就想要咬着牙一次性顶过去。

    只是伤口带给他的疼痛感已经超乎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就算做好了十足的心里准备,可就在双氧水泼在伤口的那一瞬间,张权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

    “那我可就又来了啊!”李天然支会张权一声,便打算再次将双氧水浇在张权的伤口处。

    “来吧!”

    张权紧咬着牙,准备随时迎接那撕心裂肺的疼痛。

    “啊……”

    这一次,张权叫的比之前更惨。

    “好了,现在我要给你的伤口上一些碘伏,然后再涂点药,你还得再忍一会儿。”

    李天然放下了手中的双氧水,拿起方便袋中的碘伏,拧开瓶盖,准备为张权涂抹。

    就在李天然拧开了碘伏瓶盖的那一瞬间,张权终于抵抗不住剧烈的疼痛,“噗通”一声,直接倒了下去。

    “张权,张权……”

    没想到张权竟然突然倒地,着实吓得李天然不轻,李天然抱起地上的张权就是猛地摇晃。

    “你再这么摇,就算他没事,也会被你给摇死。”

    带回药品的马卉,顺道还搞了一些吃的,就在张权痛不欲生的时候,马卉独自一人,坐在旁边的空地,吃着手上的事物。

    “那怎么办?”李天然看着昏死过去的张权,有些不知所措。

    “你就赶紧趁着他昏倒的时候,帮他把伤口全部处理好,要不然……你就等他醒来之后,再给他用药,然后再让他体验一次痛不欲生的感觉。”

    马卉言语中有些打趣。

    “那可不行。”李天然直接联想到张权醒后再昏迷的样子,心头一紧,连连摆头。

    “那我就快些吧,你可要忍住啊!”

    李天然迅速地将碘伏均匀的涂在张权身上的各处伤口处,随后又为张权涂抹了一些消炎的药膏,最后用绷带将所有伤口全都包扎了起来。

    过了一刻钟后,张权紧凑狰狞的脸上,终于舒展开来。

    “等会他醒了之后,再给他吃一些内服的消炎药,暂时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马卉拍了拍手上食物的残留,对着李天然说道。

    “天然,也忙活了这么久了,你也过来吃点东西吧,大晚上没有搞到什么好吃的,只能抵抵肚子。”

    马卉将一些零食面包从方便袋中取出,递到李天然的面前。

    “好,谢谢。”

    李天然坦然的从马卉的手中接过了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