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dingdiann.cn) > 玄幻小说 > 九钦天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恭喜你啊
    那扇被世人诟病,却价值连城的段家黄金大门徐徐打开,独腿青年拄着一根方才从树干上折下的树枝,一步一步挪动身体,撑着走下白玉台阶。

    黄金大门缓缓合拢。

    街上来往人群时不时的看一眼这孤单只影的年轻人,摇头咂嘴,如此年轻便断了腿,好像左手手指也没了。

    有点可怜。

    但也仅仅是眼神怜悯,一扫而过罢了,人群依旧来来去去,无人问津这才断了腿失了手指的可怜人。

    青年走在纷闹大街的最边缘,身形逐渐消失。

    在远处的段家府邸的高耸围墙上方,身姿修长的年轻人静默不语,只是注视着那断腿青年踉跄背影。

    片刻后,年轻人转头望向府邸,目光越过层层阻碍,看着那个站在院子里的庞大黑影,一动不动,如同亘古不变的雕塑。

    年轻人仰头长吐一口气。

    世间事哪能件件如意。

    套着黑袍的独腿青年走了没多久,才绑上绷带的大腿根部和左手五指便已经被鲜血浸湿,他找了个小巷背靠墙壁,稳住身形,随后掏出了传音石。

    “倾城。”

    秦纪平静道:“你们现在在哪?”

    黑凤凰慵懒声音传来:“在外城啊,正在找宅子,看了几个,都不怎么像样。”

    秦纪轻声道:“不用找了,带琳儿她们离开帝都。”

    传音石那边安静了下来。

    秦纪重复了一遍:“离开帝都。”

    秦纪顿了顿,继续道:“要是不愿意回上半国你就给她们在大元州或守州找个安身之所。”

    黑凤凰那边沉默良久,最后说话的却是秦琳的轻语声:“好。”

    秦纪挂断传音。

    背靠墙壁才能勉强站立身形的年轻人后脑轻磕身后青砖。

    在这异乡。

    他终于是孤独一人了。

    真好。

    秦纪再次拨出了一个传音,道:“经亘,来黑墨城接我。”

    正在学院潜修的姜经亘即可放下传音,换上简装,雇了一辆马车飞驰而来。

    当姜经亘二天后到达黑墨城,在小巷口看见那个裹着黑袍坐在阴冷地上的青年时,紧紧抿嘴不语。

    在他身侧,有几个金币和一些残羹剩饭,应该是二天里路过的行人起了善心留下的。

    青年睁开紧闭了二天的眼睛,苍白脸庞浮现一抹微笑:“来了。”

    姜经亘轻轻点头,俯身想要背起青年,当摸到那空荡荡的左腿时,更是手掌一僵。

    马车驶出黑墨城。

    “纪哥,去哪?”

    姜经亘是自己驾车而来的,此刻坐在外面握着缰绳,问道。

    “回学院吧。”

    黑袍青年答道。

    一路无言。

    又是二天,马车在宽阔异常的大道上停下,按理说一所三流的流火学院是根本没资格拥有这么一条宽阔大道的,可是架不住不远处天龙学院的财大气粗,连带这十里街道都被扩张如此。

    学院门口空荡荡的,此刻正是深夜,并没有什么人。

    姜经亘搀扶着秦纪走下马车,往学院里走。

    突兀的,秦纪脚步一停。

    他无喜无悲的转过头,望向左手边,葱

    葱郁郁的路边树冠下,有一女子不知站了多久。

    女子一袭红袍,如漆黑夜里的一点流火。

    也许是天意吧,恰好又有一辆马车停在门口,从马车上下来的温婉女子随意往前走,芊芊玉指甩动着手上不知从哪淘来的小挂件。

    原本出去玩了一圈打算回去睡觉的温婉女子突然停住了脚步,手上的挂件掉在地上,怔怔的看着那个被姜经亘搀扶着的青年。

    黑袍青年突然笑了笑,向着褚晓晓招了招手。

    后者鬼使神差,竟然乖乖走了过去。

    青年一把抓住褚晓晓柔软无骨的小手,姜经亘识趣的松开秦纪,褚晓晓下意识的搀扶住那个青年。

    “走吧。”

    青年平静道。

    褚晓晓的娇躯有些僵硬,搀扶着秦纪往里走。

    二人的手掌紧紧相握。

    树冠下的红衣女子嘴角微扯。

    他还是那么的骄傲。

    骄傲的让人心疼。

    “呼……”

    红衣女子紧了紧白皙脖子上的雪白狐绒围脖。

    想要微笑的女子此刻却流下了眼泪。

    黑暗中,这一点红芒逐渐缩小消失。

    三人回到了半山腰的独栋宿舍里。

    姜经亘默默的站在一边,秦纪坐在床榻上,脱下黑袍,褚晓晓低着头,走上前替秦纪解开那些沾满鲜血的绷带,动作轻柔的缠上新的。

    屋子里寂静无声。

    处理完的褚晓晓倒退一步,转身就准备离去。

    “等等。”

    秦纪突然开口。

    这个青年笑了,道:“今天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褚晓晓小脸略有红润之色,抬头诧异的看了一眼秦纪,后者笑容温软,在秦纪的注视下,褚晓晓在边上凳子上坐下。

    秦纪那轻缓声音在屋子里缓缓响起。

    “从前啊,有三个家伙,在路边上碰到了一个被富家子弟欺负的女孩,那个女孩不肯屈服,被盛怒的富家子弟扇了一耳光,三个人里面的有一个嘻嘻哈哈的上去问她,要不要帮忙,那个女孩并不理会他,一个人离开了。”

    秦纪并没有再去看褚晓晓,而是一直望着对面的墙壁,语调轻缓。

    “后来在一个私塾里,那三个人又碰到了这个女孩,你说巧不巧,这个女的刚好和他们是一个班的,而且更巧的是,那个富家子弟也在这里面,富家子弟继续缠着这个女孩,女孩不胜其烦,最后在一次食堂的时候,富家子弟纠缠时候,将手上的饭菜连带盘子都砸向了那个富家子弟。”

    “小孩子么,都看重脸面,更何况这平日里就张扬跋扈的富家子弟,被那么多人看着,他感觉面子丢光,也顾不上什么风度,当众想要打这个女孩。”

    褚晓晓开口道:“英雄救美?俗套的故事。”

    秦纪笑了笑,也不知是何意味,自嘲?苦涩?还是单纯的想笑?

    “没有啊,那个富家子弟在私塾内背景很大,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就被他揍倒在地,按在地上连踹带踩,没有人上去阻拦,就连私塾的导师也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便不声不响走开了,更别提其他人了。”

    褚晓晓皱了皱好看的柳眉,低声道:“只会欺负女孩子的王八蛋,那三个看戏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啊,那三个人确实不是什么东西,甚至一边看一

    边还在嗑瓜子聊天谈笑。”

    秦纪继续道:“打完之后,富家子弟便带着一群狐朋狗友直接走了,那个女孩从地上爬起来,在满食堂的异样目光中,将披散的头发稍微整理了一下,然后把地上的饭菜打扫干净,重新打了份饭,一个人坐在角落里。”

    “所有人在这一场荒唐的闹剧里,都没听见她嘴里传出的任何声音,任何的哭喊,任何的眼泪,她啊,沉默的像是一只怯弱的小狐狸,不言不响。”

    “饭吃完之后的下午课堂很无聊,三人组中的二个逃掉,那人本来也想逃,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逃,经过了中午的事情之后,那个女孩旁边的桌位空了出来,因为霸占着那个桌位的富家子弟对她已经失去了兴趣,那人顶替了那个位置,却不是去纠缠她,而是在坐下之后,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把袖珍小匕首,从桌底下放在了她大腿上,还趁机揩了一下油。”

    秦纪的声音中多了点笑意,褚晓晓却是沉默了下去。

    “那个女孩握着袖珍小匕首,一节课都没说话,直到下课的时候,所有人都离开教室,只剩下她和旁边那人还坐在位置上,她问他,什么意思?他只是笑了笑,而后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然后那天放学的时候,学校门口来了一群地方官府的人,连县官都火急火燎赶来,将一个女孩五花大绑,在校门口,有一人躺在血泊里,生死不知,胸口处插着一把袖珍小匕首。”

    秦纪的声音停了,褚晓晓反应过来,诧异的目光望着他。

    “接着呢?”

    褚晓晓皱眉问道。

    “没了啊,故事到这就结束了,杀了人当然得以命尝命呗,结局不说你也知道了。”

    秦纪笑道。

    褚晓晓盯着秦纪看了一会。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褚晓晓站起身。

    “晓晓!”

    秦纪突然开口喊道,灿烂笑道:“我现在这样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温婉女子小脸上涌现浅红。

    这个向来落落大方的娇俏女子转身,点了点头。

    青年眼神逐渐模糊,脑海里的画面却是很久以前的一幕画面。

    那是阴暗潮湿的大牢里,这是关押秋后处斩的重犯的地方,却有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抱膝缩在角落里,显得格格不入,柔弱异常。

    有钥匙铁链扯动声响起,女孩抬起头,望着那个把袖珍小匕首给自己的男子。

    “后悔么?”

    男子问道。

    女孩倔强的摇了摇头,紧咬嘴唇。

    “恩,不后悔就好,后悔的话,我可以带你出去。”

    男子点头,说出的后半句话却是可以让这大牢内众多犯人都疯狂。

    女孩一如既往的沉默,直到男子即将快离开的时候,她方才起身,脚链响动,第一次出声说话。

    那一晚上,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只知道,那个男子笑的很灿烂,而后一路牵着女孩的手,走出了阴暗的大牢,外面的县官和师爷以及大小官员都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

    ……

    床榻上的青年站起身,伸出双臂,突然揽住了面前的柔软娇躯。

    褚晓晓身体僵硬异常。

    没人能听得见青年的喃喃自语。

    “恭喜你,花了那么多,终于耗尽了我对你的所有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