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dingdiann.cn) > 修真小说 > 万丈玄光 > 章节目录 331 日月精华
    万丈玄光

    第四卷 代天行道

    第三十一章

    031 日月精华

    “啪嗒......”

    大型虎兽的涎水落在地面上,有缕缕热气腾起,脸上带着一些古怪之色。

    “你说,让我站住?”

    小型虎兽害怕哥哥生气,连忙拉了一下奉命而来的冥一千二百三十三:“别瞎说!”

    冥一千二百三十三摇了摇头,只见那大型虎兽脸上的神情陡然阴沉,似乎怒火中烧,这虎兽名头很响,最爱折磨魂灵。

    在这轮回之间,来往的魂灵数不胜数,但终究不是所有人都生前有大罪恶。

    以至于吞吃魂灵为生的弟弟长得这般瘦弱,而他也是规则演化,只需要做好自己本分就能成长,他的任务就是在众生死后,分辨出有罪之人,加以惩罚。

    而众生生而有罪,不论大小罪状,总能有惩罚的点,故而他长得大些也就成了哥哥。

    这也是轮回前的最后一道关隘,两只虎兽都是规则所化,与冥王共生,但受制于冥王,是这轮回之间除却冥王外最恐怖的存在。

    “怎么,你还能咬我?”

    让小虎大吃一惊地事情发生了,他没想到这小小冥差居然敢挑衅大哥,即便他与自己有些交情,不过那也只是因为自己时常叫他偷些无关紧要的普通魂灵饱腹,难道他就以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

    若是这样,那我也救不了你。

    小虎没有在多言,慢慢退开了,任由大虎倨傲地将大口张开,一声虎啸让那小小冥差身体剧颤,仿佛随时都可能湮灭的风中焰火。

    就在冥差即将崩溃灵体的时候,他身上一道黑光闪耀着飘了出来,只见那是一块掌心大小的令牌,上边写着一个大写的冥字,由幽冥火勾勒,火蛇飞舞,气势非凡。

    “什么?!”

    小虎虽然觉得冥差不是蠢人,可却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够弄到冥王的令牌!

    这冥王令可是只有在冥王亲自下令的时候,才会交给专人保管,来传达命令的,而且那人一般都是冥王亲信,难道他!

    大虎虎目一凝,确认了一番,似乎有些纠结,但还是往后退了一步,身上倒竖如钢针一般的鬃毛慢慢软下,慢慢地匍匐下来:“冥王有何吩咐?”

    小虎见此,更是瞪大眼睛,看向那面无表情的小冥差,他确实朝着自己一笑:“我说过我有要事找你哥哥。”

    微微拉扯了一番身后一直呆呆的魂灵,他手中的魂幡一抖,魂灵就收入其中,到了这里就不好再将他放在外面了,要知道这轮回内可不是魂灵能够久呆的地方,寻常魂灵甫一入到这轮回磨盘内顷刻就会被碾碎,化作无数灵魂碎片,待到重组的时候,便是快要轮回的时候了。

    冥河从天边而来,完全望不见尽头,像是挂在天上的一道绿绸,大虎与小虎趴在轮回磨盘上的两个石墩上,这石墩一黑一白位于两边,整个磨盘像是一面太极图,只是玄妙的规则气息使得这轮回磨盘无物可摧,也无法移动,这也是天地的一部分,像是可有人能将天撕开?将地踏碎?那他或许就能扛起这石磨......

    小虎呆滞地看着位于石磨正中那条缝隙中的混沌雾气,无数魂灵被从四面八方赶入石磨内,一步步碾碎最终汇聚到了混度雾气内,那里面就是“轮回”了。

    而那个小冥差此刻已经入内了,有令牌的保护,这石磨并未磨灭他的灵智,毕竟他的本质也是魂,只不过是残缺的,而且有了自主的记忆。

    在一片混沌的雾气之中,许许多多的各色灵光在闪烁着随波逐流,雾气像是一条一条的小河,裹挟着那些灵魂的碎片,记忆的片段在闪现,或许会以梦境的方式伴随得到这碎片的转世之人一生。

    好在此刻冥一千二百三十三手中持着魂幡,脚下踏着冥王令化作的乌黑小舟,那些规则力量不会侵害到自己,但是第一次来到这轮回间的他还是有些发自内心的恐惧,这是来自本源的抗拒,这里会磨灭一切灵性,除非有上仙相助,否则都是必然泯灭成灰的下场。

    黑舟上有一股至高的意志伴随,那是冥王的意志,只有冥王能够在轮回间动手脚,他是规则所演化,但是受七情六欲侵染,已然违背了本质。

    这也是因为当初仙界崩溃之时,这玄界尚且初生不久,难以抵挡碎片的降落,更无法吞噬,于是就将碎片转移入了玄界背面的冥界,二者本是相互依存,可这下子却是使得二者不再是一个整体了,虽然仍然构成轮回,但是那诡异的雾气入侵后,这冥界就已经不一样了,不再受到彻底的控制,成为了与玄界相生又相互独立的世界,二者虽然不可能分割,但并不阻碍冥王有了私心。

    如今,大好机缘到了眼前,怎么让他不动心?

    再说了,自己偏居一隅,又有那些暗地里的大神们虎视眈眈,越早脱身越好,只是不好意思直接问上仙具体时间。

    与冥王不同,身为冥王的无数分神之一,冥一千二百三十三,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冥差他所知道的很少。

    只是认为成为了冥王眼前的红人,就有机会真正活一次,甚至得到一个名字,他从未想过自己可以帮自己取名,他从始至终都在盼望着冥王赐予他一个名字,某种意义上,他们这些冥差都是从冥王身上分出的一部分,虽然没有他的记忆与力量,都是独立的意识,可他们也能算得上是冥王的孩子,孩子总是期望认同的,尤其是赋予生命的人,即便这生命有些名不副实。

    眼前一阵朦胧,等到恢复视野的时候,乌黑小舟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化作一枚方形令牌在眼前静静沉浮,冥一千二百三十三连忙在身上翻找魂幡。

    找了一通却是没找到,这让他吓得不轻,差点哭出来,好在令牌中传出一道声音:“别哭了!我刚才已经将魂幡收起来了,若不是我留下一缕意志跟你一起来,指不定真的让你弄丢了!”

    冥王严厉的喝骂声让冥一千二百三十三脸上有些委屈,你也不早说会这样,我第一次来啊!

    “好了好了,快点照计划行事。”

    小小冥差嗯了一声,将令牌攥在手中,这才仔细看向前方那一口井,踱步到了井沿,踮起脚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里面并没有水,而是天空。

    柔软的云、湛蓝的天,都在这一口井里,有人说坐井观天,虽然意义不同,但是字面意思还是对了。

    小冥差坐在井沿上,手中的令牌闪耀黑光,一把黑幡出现在身前,握住摇了摇,一道魂灵出现在了井边上,静静地看着冥差,依旧是那副样子,口中喃喃着:“天意难当......”

    孩童样的冥差一愣,这时候令牌里传来冥王的声音:“不要跟他说话,小心沾染因果,按照计划行事就好了!”

    听得出话语中的严肃,小小冥差正色点了点头,坐在井沿上发出一声叱喝:“刹!”

    魂灵周身一荡,立刻陷入了静止,慢慢变得透明,魂灵虚影慢慢消散,面目逐渐模糊,最终只剩下了一个金色光团。

    “继续。”

    有些紧张的声音从冥王令中传来,随即一道白色清气从令牌中飞出,在虚空中盘旋着,这道清气似乎不染凡尘,一眼看来就是纯粹得让人心生惭愧。

    “将这缕先天之气注入其中,逼出所有的杂质之后再将他放入井中就好了。”

    冥王的声音更加紧张了,他之所以让冥差来动手就是因为害怕沾染一些东西,毕竟这是老仙界的大人物之手笔,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肯定不是小事,他自然要谨慎一些,而想来想去也就只有手下的冥差能够让自己放心了。

    小小冥差吞了吞不存在的唾沫,深呼吸一口:“那我开始了。”

    没有多余的回应干扰他,随着他的催动,那一缕早已经被人以**力禁锢住的先天之气慢慢融入了金色光团之中,仿佛有道鸣之声在这混沌雾气中响彻,但仔细去听,却什么也记不起来。

    小小冥差面目被金光映照的泛着金意,他仔细地看着那头颅大小的金色光团此刻正在不断颤抖,丝丝缕缕的浑浊气息逸散而出。

    但是更多的则是那些怨气,乌黑色的气息慢慢消散在虚空间,都

    已经被涤荡得丝毫不剩,这就是先天之气的玄妙威能。

    光团剧烈的缩小,在先天之气的涤荡之下,杂质都已经被排出,此刻已经仅仅只剩下弹丸大小。

    也不再是金色,而是无色之光,一股先天的气息在光芒中浮现出来。

    “可以了,接下来只要将它放入井中,你的任务便完成了。”

    冥差双手捧着无色光团,淡淡的光晕让他感到宁静,松开手,这光团上逸散出一缕黑气之后沉入了井中。

    “干得不错,可以回来了。”

    那边的声音明显轻松了许多,很快令牌上的意志就消失了,冥一千二百三十三低着头看向自己的双手,一点白色光芒正在他身上自主逸散的冥气中挣扎,最终化作星芒散去。

    等到他离开的时候,却是有一道白气迷迷糊糊地钻入了井中,这应该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

    “......”

    “我是谁?”

    一道声音在白光之中回荡,只是没有人能够回答他,他只是一直在下沉。

    仿佛没有尽头一般,只能看到白光、白光、白光。

    一片寂静中,只有他的意识苏醒了,不知过了多久,他见到了许多光团,试图与他们沟通,却是没有得到回应。

    “只有我醒了吗?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

    又过了很久,他穿过了一层无形的壁障,天地像是突然倒转过来,他到了一片黑暗之中,慢慢上升......

    不知过了多久,他又一次见到了光,不是白光了,是阳光......

    仿佛伸手就能触摸到一般,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样的,没有身体的感官,但是却能看到听到,这种感觉不太好。

    日出日落,他都在离太阳最近的地方,感觉有些热,这是他的第一次身体上的感觉,但并不强烈。

    圆月初生的时候,他没来由有些奇怪的感应......

    日月交替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闲来无事就看着下方那些光团,一个大光团内密密麻麻的小光点、光斑。

    像是在互相吞噬一般,不记得那些光点来来回回多少次,最开始的分布已经记不清了。

    时间的概念他已经失去,因为他发现已经不能看见了,这才是真正的孤独,无法看到,无法听到,但是身体上却有一阵阵的玄妙波动。

    如水流一般的能量不断汇聚到自己的“身体”里,身体变得越来越敏锐,这也是锻炼出来的。

    热流便是太阳的力量,寒流则是月亮的力量,日积月累下,他终于感觉到自己空虚的身体已经圆满,也正是这一日太阳初升!

    他慢慢失去了意识,不过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这不是坏事,等到他醒来的时候,他就是真正的醒来。

    这自相矛盾的话偏偏让他很容易信任了,这种感觉很奇怪,仿佛本能地信任那道声音。

    意识涣散......

    一处战场之中,无数宝光在空中闪烁,法宝残片四处飞溅,一具平平无奇的尸体忽然动了动手指。

    他猛地坐起,捂着头感觉有什么东西钻进去了一般,像是针扎一样地疼。

    “我是谁?”

    就在这时候,一个大汉飞扑过来,将这刚刚坐起的尸体压倒:“莫之夜你想什么呢?!还不赶紧趴下,要是被那些神仙们殃及池鱼,我看你怎么下去跟兄弟们交代!”

    像是尘封的记忆苏醒,莫之夜用力眨了眨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脸上迅速出现惊慌的神色。

    一块法宝残片从头上飞过去,将远处的土丘炸为平地,莫之夜瞥了一眼,心脏疯狂跳动。

    大汉胡渣刺的莫之夜的脸生疼,他抱怨一声:“叔,你快起来吧,我没被神仙害死就要被你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