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dingdiann.cn) > 其他小说 > 地球最强修仙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六章 朱宅(二)
    听说不能立即危急生命,朱百亿的心情再一次的平静下来,脸色也不在焦急了。

    了知大师不是说了么少则十天才会发生危险,嘿嘿,现在赵大真人就在身边,能够立即给夫人刘霞驱魔捉鬼,一个小小的阴气还能跑到哪里去?

    看着朱百亿再次平静的脸色,了知迷惑的眨么眨么眼睛,神情已然蒙圈。这是怎么了?我都说了,多则一个月,少则十天,就会有危险发生。

    怎么的?这么近的时间,他朱百亿倒是不着急了。这是个什么情况?难道朱百亿有所依仗?

    作为一名半只脚踏入阴阳师门槛的术法修习者,了知和尚的猜测还是蛮有道理的,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朱百亿的依仗竟然是一名后天大真人。

    由于赵大宝这尊大神立在身旁,面对了知和尚所言,朱百亿并不怎么担心。但夫人的隐患毕竟仍然存在,还要尽早排除为妙。

    既然悟决寺的了知大师指出了夫人的隐患,何不邀其直接除去隐患。

    如果能不麻烦赵大真人,那就尽量不麻烦赵大真人。

    毕竟邀赵大真人出手的话,即使赵先生不要出手费,但欠一位后天大真人的人情,可是不太好还。

    想到这儿,朱百亿面色肃穆的道:

    “了知、了空两位大师,既然大师已经看出内人的隐患,还请大师出手以解我内人之隐患危机,我朱孟江必有厚报。”

    悟决寺的了知和尚等的就是朱百亿的这句话,自从被朱百亿请到朱宅后,前前后后的这么多次出手激发法器金钟威能,可是收到了不少的感谢费。

    这次了知和尚带着师弟来,一是觉得法器金钟的威能已然低到一定程度了,如果不能在法器金钟威能消耗殆尽的前期出手,法器金钟将彻底失去作用。

    一旦没有法器金钟效能的威压,仅凭自己一人还无法压制朱夫人体内的阴气。

    从前几次的法器镇压,了知和尚明显感觉出朱夫人体内的阴气并不简单,隐隐约约感觉到,朱夫人体内的阴气应该快要成型为鬼魂了,也就是修炼界所说的半步内劲鬼魂。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及时逼出这只半步内劲鬼魂,一旦其成长起来,即使自己运用法器金钟,也可能抵御不了这成型猛鬼。

    第二呢,自己是被朱百亿请来的驱鬼大师,这种驱鬼行为不仅仅是代表自己,更是代表了整个悟决寺。

    一旦传出了知大师驱鬼不成,反被击败,整个悟决寺的牌子可就砸了。

    悟决寺,绥市地界内的第一大寺庙,威名赫赫、财源滚滚。这要是被砸了牌子,想要再恢复名声,可就困难了。

    为此,了知和尚决定充分利用法器金钟的最后效能,来达到驱鬼作用。

    至于带来自己的师弟了空,了知和尚是为了加一层保险。

    可以这么说,在悟决寺中的了字辈弟子中,了空的术法水平是最高的,所以这次也将师弟了空带到了朱宅。

    在综合自己术法修为和法器金钟威能后,再加上师弟

    了空,驱鬼行动可以说是达到百分之一百的保险。

    等与师弟联手驱完鬼后,以朱百亿一贯的豪爽出手,金钱还不是大大的。

    除了有大量的金钱效益外,以朱百亿绥市首富的顶尖位置,只要稍加宣传,悟决寺的威名与收益就会大踏步的向前进。

    一次无危险、高保障的驱鬼行动,却能得到如此之大的收益,作为悟决寺中坚弟子的了知和尚,如何选择、如何做?还不是一目了然。

    只见了知和尚双手合十,一副悯人悲天的表情道:

    “阿弥陀佛,朱施主,我悟决寺一贯以出世即为入世,入世即要行道,世间一切违背公理的事情都是悟决寺所要行道之事。即使朱施主不请求,我悟决寺也要出手铲除这个鬼魂,请朱施主在前带路。”

    看着了知和尚的那种肃穆、道貌盎然的神情,朱百亿心中宛如一罐调料罐被打翻,五滋六味的甚是复杂

    唉,不仅人和人不一样,就是像简一、了知等这样的方外之人也不一样。

    如果说修为的高深、能耐的大小,别说简一、了知了空,就是他们的师傅入世夏国,也得屈居在赵大真人之下。

    但怎么这些个修炼者的风范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呢?

    要是按照惯例,修为越高的修炼者,其风范应该更为高绝伟岸。

    这就如同夏国的教育界、文学界,你看夏国的那些大教授、家,那个不是雍容华贵、器宇轩昂的一派大家风范。只要一打眼,就能看出与普通人的区别来。

    你再看看我们的赵大真人,普普通通、其貌不扬,如果不仔细辨认的话,比普通人还普通。

    普通吧,到也可以,装低调也行,但你别弄不弄的就装领导人啊。

    这就好比一个小学文化的庄稼汉,愣是带了一副眼镜,别上五支钢笔来装大学教授,再怎么装也不像啊,却弄得别人怎么看怎么让人难受不已!

    你看看,你看看,现在的了知大师,一副高人风范,器宇轩昂,举手投足间尽显炫世风姿。

    你再看看身边的这个赵大真人,耷了个脑袋,半闭半张的眼睛,像极了一个没睡醒就出门的穷丝,那有一丝睥睨夏国的巅峰素养。

    看到这种对比,再想想赵大宝在绥市议会的“大领导”风范,朱百亿的内心中宛如有数十只“草泥马”在玩命的奔跑,带起阵阵遮天蔽日的尘土风沙。

    就这样,绝世风姿的高人了知大师在左,一肚子怪异感觉的朱百亿在右,两人并排着向朱宅的深处走去。

    此时的赵大宝倒是满是兴趣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宛如刘姥姥初进大观园,看的是热火朝天。

    这小子还不时的“孜孜不倦”询问管家孙不四,这是哪儿买的?那是从哪儿运来的?这个东西贵不贵?那个物件便宜么?

    尤其是看到一块能有货柜大小巨石时,赵大宝这货夸张的爬到了巨石上一顿敲打,边敲打边问孙不四,这块石头从哪儿发现的?有什么说法么?

    面对赵大宝“孜孜不倦”的求学

    ,孙不四的脑门上都起了好几条黑线,这个主人高度重视的年轻人,真的是京城来的贵客么?

    怎么看,怎么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子。

    京城的贵客能是这幅模样?这个不认识,那个没见过的,完全是一个泥腿子般的农民。

    你看看这小子的做派,不但什么都不懂的瞎问、乱问,更是粗俗不堪的爬上石头上了。

    你以为你是小孩子呢,可以随便的爬上爬下的。

    即使是小孩子,该有的家教也应该有啊。毕竟这不是在自己家,你是到朱宅来做客的,得有一点做客的规矩吧。

    这个小子不是老爷从哪儿“捡”回来的吧?要不能这样?

    我靠,不会是老爷外宅的儿子吧?

    突然间,朱宅总管孙不四的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幅诡异的画面。

    画面中的赵大宝,变成了朱百亿失散多年的儿子。而这个儿子由于早年失孤,流浪在人世间。

    在今天,才被朱百亿找到,所以才被直接带回朱宅,准备来一出认祖归宗。

    想到这儿,总管孙不四的眼睛深深的看向石头上的赵大宝,不断从赵大宝的脸上转移到朱百亿的脸上,再从朱百亿的面庞上转回到赵大宝的五官中。

    人的思维就是那么的奇怪,当你有一个先入为主的念头后,你越怎么想,就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你越怎么看,就越觉得这两人长得像。

    现在的管家孙不四,已然想法变成了现实,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赵大宝就是老爷的外室大公子。

    管家孙不四觉得这个年轻人百分百是老爷失散多年的大儿子,要不然会如此纵容的放任他爬上爬下的。

    老爷朱百亿是什么人?

    严肃、古板、一丝不苟。

    别说有人在这个带有风水性质的巨石表面爬上爬下了,就连平常在整个朱宅内,走路都要规规矩矩、安安分分,那会出现这种孙猴子式的走来跑去、爬上窜下的。

    既然想到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子,有可能是老爷失散多年的悲催大公子,孙不四的眼光已然从看不惯变成了一种复杂异常的混合体。

    看到这个乡下小子,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儿子,现在朱式集团主管后勤的孙小二来了。

    孙小二,孙不四的独子,刚刚出生后就丢失了。一直到十年前,借助朱氏集团的力量才得以找回。

    相似的经历,让管家孙不四看向赵大宝的眼光中蕴含了一点柔软。

    对于赵大宝爬上巨石的行动,朱百亿都快尿了,内心哀嚎的差点出声哎呦,我的赵先生,我的赵大真人,你怎么能如此出格呢?

    你可是大真人,你可是一位夏国巅峰人物,怎么能做出如此稚子孩童般的举动?

    难道是刚才我腹诽赵先生的想法,被赵大真人知悉了,所以才报复性的这么肆意玩耍起来了?

    不能吧,即使是强如巅峰的大真人也不能有如此逆天威能吧?连别人心中所想都能知道?那也太离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