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dingdiann.cn) > 其他小说 > 谋定江山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龙首陵
    大汉九州,安平最宁。安平九郡,安宁最静。

    倒不是说安宁城地寡人稀,而是这安宁城人皆是不急不躁的慢性子,颇有几分超然物外,宁静致远的深韵。春种秋收,他们不厌其烦。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他们不辞劳苦。仿佛天生喜爱跟田间地头的麦秆子打交道,又像是享受这种有迹可循的单调日子。

    往年即便是深秋,安宁城也充斥着小脸上漫出的洋洋暖意。可是今朝的秋雨,却是给这座宁静的城池描绘上了一层凄苦,影影绰绰、朦朦胧胧。

    滚滚的沧江自北而下,在安平州化作了无数的支流,浸润着这片沃土。安宁城自然也不例外,这座城依水而建,东南西三面临河,偏偏这南门外不远处是一片茂密的林子。安平全境无山,却不乏延绵起伏的丘陵。相传当年九龙大帝死后,所豢养的九条巨龙也随之殡亡。而后一众贼徒觊觎九龙大帝遗宝,探寻许久却未曾寻片影,可是却撞见了一条身死的巨龙。话说贼不走空,这伙人利欲熏心,竟然盗取了一颗龙首。而行到这处丘陵时,乌云忽至,顷刻间便成遮天蔽日之势。疾风骤雨中,天地一片昏暗,而就在此时,忽然两道血光冲天而起。原来是那被枭下的龙首竟然睁开了双眼,无尽的血光带着漫天的煞气引得雷霆大作,天地间只剩一片轰隆之响。这种贼徒瞬间就被漫天雷霆轰成了碎片残渣,天地之威来去匆匆,只一阵微风吹过,漫天黑云散去,龙首也消失不见了。其后天降甘霖,连下三月方止。三月后,这处原本光秃秃的平底竟然变成了丘陵,而这片丘陵里也生出了片片的青苗。又一年,苗成树,再三年,树成林。人们口口相传,此处山林乃是龙首所化,故而将此处称之为“龙首陵”,又称“龙首林”。

    而昨夜,李安民以及麾下的车队就驻扎在这龙首林之中。

    安宁城的秋风不必磐岭和玄雀来的猛烈,可是却透着一股子阴柔。稍不留神,他逮着机会就直往你骨子里钻。伴上这绵绵的秋雨,更是淋去了人身上所有的暖和气儿。秋风鼓荡,秋雨缠绵,少年郎忍不住搓了搓手掌,朝着兄弟们说道:“咱这群爷们们都是铁打的汉子,怎么奈何这秋风裹着秋雨,像是给秋刀子又开了锋,抹了毒,再好的铁紧沾着水不也得生锈不是,不得不裹得严实点咯。”

    众人听出了李安民话里的打趣,一个个哈哈大笑起来。尤其是那大胡子笑的最是欢实,这几天赶路,他跟李安民走的近了些,彼此也熟络了起来。这大胡子本就是姓胡,名字取的也颇是随意,就叫胡大胡子。甭看胡大胡子长的是五大三粗,可是这心思却是细腻的很。这一路走来虽说白童子时不时地露个面,耍耍威风。可实际上还是听着李安民的指示办事,两人配合越来越默契,演起戏来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倒是渐渐地涨了不少李安民在队伍中的威望。胡大胡子也是看重了这点,故而一而再,再而三的故意接近李安民。少年郎自然一眼就看穿了胡大胡子的心思,可是他却没有点破。要知道想要掌控一个

    支队伍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从队伍的内部去控制。有时候掌握住了一个人,就等于掌控了全部人的心思和算计。李安民正愁队伍里没有自己的心腹,于是也乐得顺水推舟。

    胡大胡子好吃成性,故而也兼任着车队里伙夫的职能。只见他拍着肚皮哈哈一笑,对着李安民喊道:“照俺说,最该保重身体的应该是大安小爷您啊。俺们这群人都是孤零零的糙汉子,喝足了酒水,只管在夜里睡得安生。不必大安小爷您,白个天儿里忙着驱车赶路,夜里恐怕也闲不下来。”说着,他撇着嘴角朝着马车里望了望,一脸猥琐的笑道:“毕竟这马车里还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娇娥。昨儿夜里胡子我起夜时可是看到了,这马车里还点着灯,特使大人可还不停地喊着舒服。想来也是,天儿也越发凉了,大安小爷您不得亲自给小鬼婆和女特使努暖暖被窝子,暖暖胸脯子。”

    胡大胡子话音未落,就见从马车里飞出一只兔皮靴子,不偏不倚的正正好好的砸在了大胡子的面门之上。与此同时,马车里传出了一阵又羞又恼的怒骂声:“胡大胡子,你再敢胡言乱语,看老娘不撕烂了你的嘴!”

    原来经过这两日的李安民和林白的软硬兼施,宋倩儿终于暂时选择了妥协。毕竟自己被封住了经脉,无论如何都很难从林白和李安民两个人境修士手中脱身。与其四肢被缚,檀口被堵,死猪一般的被丢在车厢里饱受颠簸之苦,倒不如暂时的退让,寻找机会,哄骗这狡诈的毒辣的少年解了对自己经脉的封印。

    昨儿夜里,李安民已经察觉到了森森的寒意。于是乎他细心地把胡大胡子等人猎来的兔皮剥下清洗干净,连夜在马车里给缝在了林白和宋倩儿的靴袜之上。她虽然不自诩贞洁烈女,可是这等污言秽语传到了哪家姑娘的耳中恐怕都会动怒。尤其这这盆脏水的另一边,泼的是让自己恨到咬牙切齿的可恶小鬼,李安民。昨晚少年郎的心细还让宋倩儿有些动容,可是没想到今儿就变成了这般的风言风语。于是乎,她恼怒之下,顺手就褪去了李安民昨儿夜里为她缝制的兔皮靴,一下子丢在了胡大胡子的身上。

    “胡大胡子,你休要胡言乱语。”只见李安民将脸色一正,露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大义凛然的呵斥了胡大胡子一句。可是紧接着,他的嘴角忽然一撇,露出了一副狡黠的笑容,打趣着说道:“难道你不知道姑娘家都害羞吗,这种事下世不要在大庭广众下说。”

    “哦?”

    “难道真有此事?”

    “大安小爷高明啊!”

    “大安小爷实乃我辈楷模,还请叫我一招,我快五十了都还没拉过大姑娘的手。”

    听到李安民这话,场中气氛瞬间高涨。对于这等擦着边儿的小道消息的迷恋,大概是大汉九州全境子民少有的通性了。众人眼睛里放着光,对着李安民哄吵不止。

    “李安民,你你你,你竟敢胡言乱语,真是个小混蛋。”马车里传出了宋倩儿羞恼的怒骂声,紧接着两道急切的脚步声响起

    ,李安民闻声回头,瞬间就看到了宋倩儿正掀开马车门帘儿,露出那张狰狞可怖的铁青的脸来。只见宋倩儿张牙舞爪,眼里闪着凶光,怒骂道:“看老娘不咬死你这个登徒浪子。”话音未落,就见宋倩儿张开嘴巴,一口咬在了李安民的肩膀之上。

    李安民瞬间吃痛,脸上表情一凝,皱着眉头喃喃道:“哎哟,真是奇了怪了,怎么是个姑娘就放不过我这肩膀头子哟。”

    听闻李安民这话,众人哄笑之声更盛。宋倩儿感受到了这一道道灼热的目光,禁不住脸色一红。她故作强硬的怒目圆睁,恨恨的朝四下瞪了回去。感受到了宋倩儿止不住的怒气,众人都憋着笑意,瞬间收声,将目光转向了别处。宋倩儿见状冷哼一声,转过身去,满脸通红的走回来马车之内。只是刚进马车不久,就见宋倩儿忽然再次掀开了挡风帘子,探出了脑袋,羞恼的喝道:“快把姑奶奶的靴子还回来,太冻脚!”

    众人见状都深呼了一口气,笑意盈盈的摇了摇头。胡大胡子一脸贱嗖嗖的表情,拎着那只缝着兔皮的女靴,递到了李安民的手中。他面带深意的嘿嘿一笑,出声说道:“大安小爷,特使姑奶奶的靴子小的可不敢匿了,烦劳您待我还与她。”李安民笑了笑,伸手接过了兔皮靴子,随意的丢进了马车的车厢之内。旋即他转过头来对着胡大胡子吩咐道:“今儿天冷,你看看还能不能到林子里打些野物来,熬些汤给大伙暖暖身子。若是折了身子,也耽搁行程不是。天见冷了,记得到城里把大家伙的酒攮子都装满,用来驱寒。”

    胡大胡子笑着叫好。可就在此时,一旁的林子里忽然传出了一道的响声。车队里众人都是浪迹江湖的老油条,顿时全都脸色一紧,默不作声。李安民冲着胡大胡子使了个眼色,胡大胡子会意。小心翼翼地掏出了腰间挎着的双刀,蹑手蹑脚的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静静地走去。众人屏息凝神,都将武器捂在了手中,静静地等待着胡大胡子接下来的动作。

    待与那片晃动的草丛不过两三步的距离时,胡大胡子停住了脚步,紧握着双刀,深呼了一口气,旋即暴喝一声:“呔,哪里来的贼人,竟敢劫胡子大爷的道儿。”与此同时,胡大胡子三步并作两步,像是一架人肉战车一般,朝着拿出草丛猛冲了过去。

    “啊!”

    只见胡大胡子双刀捂得飞快,眨眼间就已然冲到了草丛之内。可是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却让他傻眼了,之间草丛里藏着一个衣衫褴褛,瘦弱枯骨的小男孩,他背后背着一个破烂的竹筐,这会趴在地上,在秋风秋雨中止不住的颤抖着。男孩生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双眼叠皮的,颇有几分灵气。只见胡大胡子气势汹汹,双刀驾在手中的样子着实太过吓人,小男孩匆忙的向后躲避,发出了一道尖叫声。

    胡大胡子见到草丛里只是一个瘦弱的小乞儿时,他心里就已经生出了收刀的意识。可是奈何他冲势太猛,双刀舞得飞快,电光火石之间,双刀已经堪堪落在了小男孩的脖颈之上。